台語教育與台文書寫

陳正雄  台語現代詩作家

    自十多年前開始從事台語教學與台文寫作以來,最常遇到外界的質疑有兩個,一是認為台語既然是母語,應該是在家中自然而然的與父母對話、學習才對,為何要在學校的正式課程中傳授、教育,徒增學生的負擔又違反教學的原理?

二是台語長期以來只限於口語的相傳,並未形成文字的書寫,就算近年來開始有台文的創作,但各套系統分歧,各說各話無法統一,叫人如何去使用?

關於第一點,個人原則上同意,母語主要應該是在家庭教育中自然的學習而來,但是它的前提是在「正常」的環境下。

用一個比喻,早年台灣各地,野生的梅花鹿到處成群,自然而然的在這塊土地上生長、繁殖,當然不勞我們去為它們憂心、操煩。然而經過數百年來人類的捕殺、環境的破壞等原因,野生的梅花鹿已經絕種了,如果我們不積極的用人工的方式去復育、保護,而是消極的任它自生自滅,就算你不再去獵殺,它也無法去適應、生存。

 

人工飼養的方式,當然不是長遠、正常之舉,卻也是急迫、必然之途,如果有一天,我們的生態不再繼續受到惡意的傷害;我們的社會能夠尊重不同的生命;我們的野生動物可以正常的繁衍,我們當然就無需違反自然的法則了。母語也是如此,以往的台灣社會,絕大多數的族群都能自然的學自己的母語、講自己的母語,但是因為政治的壓迫、醜化,他們已經瀕臨絕種甚至完全死亡,大部分的母親無法或不願教導自己兒女說自己的話,如果今天我們繼續無知、漠視,很快的,我們的下一代將聽不懂也說不出祖先的語言。

1

至於第二點,我則有不同的看法。先不說教會白話字的書寫已有百餘年的歷史,光這十多年有關台語文學的創作,包括詩、小說、散文、戲劇等,無論在量或質方面皆有明顯且持續的進步。雖然在用字上有不同的見解跟派別,只要有心去學習去動筆,愈多的人參與就愈能夠形成更大的潮流、力量、與共識,而非空口旁觀的批評或是心存偏見的打壓。語言光靠口耳相傳很容易就會斷絕,透過文字化的紀錄才能永久保存,經過文學化的考驗才能提升內涵,這就不能單靠家庭的教育,而需學校、社會的配合與推展,才能竟其功。

教育報第11期

意見反應信箱:service@king-an.com.tw
Copyright © 2012 真平企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