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園:俗諺 

做官若清廉,食飯著攪鹽

吳昭平

  最近連紲發生食品安全出問題的事件,因為關係著民眾的健康,所以若講著遐的無天良的生理人,逐家攏足想欲共in呸瀾。是按怎會按呢?講來講去攏嘛是為著一个「錢」字。有一个好額人捌講過:「世間的任何色水攏會改變,干焦金佮銀的色水袂變。」簡單一句話,就共人痟貪的心理看現現矣。


  毋但生理人趁烏心錢,做官食錢的嘛袂少,親像政府的公共工程就有採購弊案,廠商共官員楔(seh)後手,官員食錢的新聞,電視嘛不時咧報,看著遮的食錢官,予人感覺真凊心。


  歷史上上蓋有名的貪官就是清朝的和珅。和珅真有喙水,嘛真gau5共皇帝扶挺(phoo5 thann2),人閣生做緣投,所以乾隆皇帝真佮意伊。因為有皇帝做靠山,和珅誠聳鬚,伊這个大官虎,講話會硩死人,朝廷大大細細的官員,無一个敢得失伊。搦(la̍k)權的和珅真gau5食錢,伊的財產全部加起來,估計有八百兆較加,彼當時國家的庫銀,一年嘛干焦四千萬兩爾爾。一直到乾隆過身,嘉慶坐位,和珅才失勢,最後伊佇監牢內底吊脰自盡,這就是貪官的下場,時機若到,惡人自有惡報。


  俗語講:「做官若清廉,食飯著攪鹽。」做官若是欲清廉,生活就會過了誠清苦。這是講無官不貪的情形。「做官做官,有田有山。」自古以來,做官就是欲追求榮華富貴,所以才有和珅這款的貪官。毋過,敢講自古以來攏無清官?當然嘛是有!親像宋朝的包拯,伊做官清廉、判案公正是通人呵咾,後來的人共伊號做「包青天」。伊佇開封府上任的時,鐵面無私,毋驚得失權貴,替百姓申冤,無收一仙錢。民間流傳的「鍘(tsah8)美案」,包拯用虎頭鍘共駙馬陳世美斬頭,百姓攏贊聲喝好。另外清朝的湯斌,伊佇江蘇做巡撫的時,日子過甲真虯(khiu5)儉,伊的某囝穿的是粗布做的衫仔褲,食的是粗菜便飯。後來伊離開江蘇去別位上任的時,干焦買一套《廿一史》帶走,因為伊講江蘇賣的冊較俗。有一擺,康熙皇帝南巡,地方官想欲共百姓的厝拆掉,專工為皇帝開一條大路。湯斌知影這件代誌了後,極力阻擋。結果康熙皇帝毋但無受氣,閣呵咾伊講:「你真合朕愛民的心意。」閣吩咐廚子攢一頓好料請伊食飯呢!湯斌是一个好官,無論做啥物代誌,一定會先想著百姓,所以地方的百姓攏真愛戴伊。包拯、湯斌這款清官,雖然「食飯著攪鹽」,毋過in留落來的好名聲一直傳到這馬。  

     「做官若清廉,食飯著攪鹽。」這句俗語毋是咧叫人做官莫清廉,顛倒是咧剾洗遐的食錢官。恁若是有機會做官,欲做一个替百姓做代誌的好官,按呢請用「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遮的話來共恁家己勉勵;毋過若是欲烏白濫糝創,做一个食錢官,按呢請斟酌思考「食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遮的話,人咧做天咧看,報應終其尾會落在恁家己的身上!


  無仝款的選擇,就有無仝款的結果,不管是做官的抑是做百姓的,若無想欲有報應,猶是好事加做寡,毋通一時起貪念來做虧心事,按呢日子才會過了快樂閣平安,嘛會致蔭後代的囝孫,真正是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千萬毋通予「錢」來考倒,去做違法的代誌,才來後悔一世人,按呢就真毋值囉!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54期

大觀園:演講稿 

我上佮意聽的一个故事

張碧芬

  各位評判老師,各位小朋友逐家好,今仔日我欲演講的題目是我上佮意聽的一个故事。

  聽阮阿母講、自我猶是幼嬰仔的時,就真愛聽伊講故事、便若欲睏講故事予我聽,我就會乖gio3-gio3一睏到天光,聽故事是一種享受,所以到今,我猶是真愛聽故事,毋管是民間故事,歷史故事抑是鬼仔故事,我攏真佮意。


  佇學校,阮老師嘛定定會講一寡故事,來鼓勵阮,來教阮做人做事的道理,其中有一个故事,深深感動著我,就是「一个飯包」。


  故事的內容是按呢講:中晝時老師定定看著阿勇in媽媽,毋管是透風抑是落雨,堅持欲逐工捾飯來學校予伊食,有一工老師看著就共伊講:「阿勇的媽媽,你毋免遐骨力啦,學校攏有咧煮,你會使予伊踮學校食就好,毋免遐爾辛苦!」阿勇in媽媽聽了,感覺真歹勢應講:「老師,我知影啦!多謝你」毋過阿勇的媽媽,猶原是逐工捾飯來學校。一 直到有一工,老師發現阿勇無啥仝,原本上課是足認真的,毋知是按怎、真反常,就問伊講:「阿勇你是按怎?今仔日上課攏咧盹龜」阿勇應講:「老師阮阿母佇咧蹛院,昨暗我一直佇病院顧伊」老師聽著心肝頭tshiak8一下,經過了解,才知影阿勇in阿母得著肺癌,in阿爸毋肯予伊煮飯,毋過in阿母想欲用伊賰落來的性命,為in囝煮一頓燒hut-hut的便當,只好利用中晝時,in阿爸無佇咧,偷偷仔煮飯,送去學校予伊食,阿勇心內足毋甘,毋過知影這是in阿母的心願,是in阿母用愛為伊煮出來的飯,所以恬恬仔接受,就按呢一直到in阿母欲過身彼一工,倒佇救護車頂閣為in囝送最後一擺的「愛心的飯包」。

  逐擺故事聽到遮,我的目屎已經tshap8-tshap8滴,莫怪人講:「爸母飼囝無算本,疼囝是長流水」,序大人是用一世人的愛,來咧共咱疼痛,這个故事予我閣較體會阿爸、阿母對我的愛佮疼惜。想著往過的我ng3-tng3佮狡怪,真正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我上佮意聽的一个故事就講到遮,感謝逐家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52期

大觀園:詩歌精選:囡仔詩 

手機仔

屏東縣復興國小/ 林汶慧 

指導老師/林美麗

手機仔   真方便  
會當予我敲電話
上網導航伊嘛會
逐工攏愛伊來陪
電話錢納起來就
哎!嘿嘿......予人罵。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50期

大觀園:散文隨筆 

毋通袂記你的名

林美麗

  佮你有約束,講欲送你一个禮物,早起閣特別揣一个查某囝佇平溪買的天燈鎖匙圈仔欲送你,啥知影第一節去到恁的教室,煞揣無你。同學共我講你今仔日欲去美國矣,早起自修的時有來佮同學相辭。哪會按呢?我的禮物煞無法度送到你的手裡,就親像是我對你失信仝款。
  你是一个歹命囡仔,自細漢無老爸,媽媽將你放予阿公阿媽就做伊走,因為自細漢綴阿公阿媽生活,所擺你的台語講了真好,上課的時嘛真活潑。毋過阿公阿媽畢竟老矣,無法度晟養你成人,經過通報,予社會局安排佇『寄養家庭』咧寄飼。兩禮拜前你共我講欲去美國矣,因為美國有一對翁仔某透過安排決定欲收養你。
  同學攏真欣羨你會當去美國做美國人,講囡仔話毋才按呢,若是會當選擇,可能你嘛希望家己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有爸爸、媽媽,但是人生並毋是你會當選擇的。你才八歲niâ,佇寄飼的家庭無法度看著親人,這陣因為有好心的外國人欲收養你,人生有可能會因為按呢來改寫,阮應該祝福你毋才著。
  但是,為啥物,我會感覺遐艱苦,目屎煞一直滴落來咧?你的台語會講甲遐爾好,是因為你無親像一般的囡仔,自幼稚園就接受教育,你甚至是佇入國小了後才學著「ㄅㄆㄇㄈ」的,佇學習上會呵咾你的嘛干焦我這个台語老師niâ。好佳哉,你有一个負責任的級任老師,課後的補救教學總算予你的功課漸漸綴人會著。
  我的教學檔案內底閣有你的相片,彼是上課的時佮恁耍「聽看覓」的教學活動幫你翕的。你生做烏甜烏甜,頭毛鉸甲親像『櫻桃小丸子』,有夠成老師的查某囝細漢的模樣。雖罔一禮拜才一節課,但是你平素時下課嘛會走來辦公室外口貓貓看,我若有紮糖仔就會偷揜予你,閣會比「噓」交代你毋通予同學知影,因為這是咱兩人的祕密。


  毋知當時才會當閣看著你?我嘛毋敢向望你這个才八歲的囡仔疕佇十年後閣會記得我這个才教你一學年的台語老師,總--是若等到你大漢,會曉轉來台灣揣親的時,請你毋通袂記家己的名。Gē-lîm,你姓Phuann,毋管你佇偌遠的所在,請你永遠愛會記得家己的台語名。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48期

大觀園:詩歌精選:囡仔詩 

日頭落海

許正勳

欲落山的日頭食酒醉
輾對大海去
變做一粒大紅柿
紅記記
足想欲共伊咬--一喙
毋知天公伯仔
敢會受氣

 

(註)
 輾(lìn/liàn):滾動。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48期

大觀園:俗諺 

第一上帝公,第二曾春風,第三文貴王,第四敧頭旺。

顏之群

  下營的鵝肉真有名,誠濟人捌聽過下營鵝肉,煞毋知影下營佇佗位。下營佇台南,舊名號做「海墘營」,因為遮較早倚「倒風內海」,閣捌有鄭成功的軍隊佇遮開墾。後來,溪河對上游一直帶塗沙落來,沓沓仔共「倒風內海」坉做陸地,這馬「海墘營」已經看袂著海矣。因為捌倚海邊仔,致使下營庄內西爿面一寡土地以早是瘦田,草仔發無啥會出來。毋過佇較早農業社會,大部份的人厝裡攏種田,作穡人若會當有一塊田通種作,就是上實際的幸福矣。


  「第一上帝公,第二曾春風,第三文貴王,第四敧頭旺。」這句俗諺,嘛有人講:「第一好額上帝公,第二好額曾春風,第三好額文貴王,第四好額敧頭旺。」講的就是下營的大地主。敧頭旺,本名號做黃旺,伊的土地佇下營的大溪附近,遮的田有人講是「苦螺仔田」。大溪是較早「倒風內海」的港口──茅港尾(佇這馬下營區中營里)的舊港路,所以港路兩爿的塗底,攏有真濟海螺仔殼,予村民種作誠無方便,所以號做「苦螺仔田」。文貴王,名叫曾文貴,因為伊原籍佇鹽水,所以伊的田就攏佇下營的北爿面到鹽水坔頭港這跡。伊對東京醫學專科學校畢業了後,佇下營開業,病院就號做「文貴病院」,是下營第一間的西醫診所,嘛因為伊醫生的身份,所以下營的人閣共叫做「文貴仙」。

 

▲感謝楊家祈先生提供圖片 


  下營大地主的排名講到遮,應該是無啥物問題,毋過紲落來的頭名佮二名,可能會有無仝的聲音出來,因為這句俗諺嘛有人講:「第一曾春風,第二上帝公,第三文貴王,第四敧頭旺。」會當看出大地主的競爭嘛是誠激烈。上帝公就是玄天上帝,是下營上主要的信仰,到今嘛有超過三百五十冬的歷史。若按呢,這个曾春風又閣是啥物人物,竟然敢和上帝爺公來爭大地主這个位咧?曾春風佇日本時代是下營庄協議會員,伊是靠甘蔗佮染布起家的,毋但是下營,伊佇學甲、鹽水嘛攏有土地,有影是一个大地主。佇下營,曾春風的土地嘛確實捌有一段時間比上帝爺公閣較濟,所以毋才一句俗諺會有兩款講法。話閣講倒轉來,上帝爺公哪會有遮濟土地咧?因為佇日本時代的時,政府欲按土地來抾稅,真濟下營人無想欲納稅予日本人,甘願共家己的土地登記「武承恩(對清朝統治台灣的時,上帝爺的財產就攏用這个名來管理)」,也就是上帝爺公。

  千年田,八百主,予人感慨滄海桑田,茅港尾較早是府城到諸羅的重要道路,閣有港口,船仔來來去去,真利便。毋過大溪舊港路兩爿,毋管以早有偌繁華,這馬嘛賰「苦螺仔田」通種作爾爾。下營第一間現代病院「文貴病院」,嘛無法度通保存落來,前幾冬去予人拆落去做停車場矣。抑曾春風佮上帝公的大地主排名,對這馬來看,嘛無遐重要矣。這句俗諺內底的大地主,這馬,干焦賰上帝爺公閣老神在在,坐踮北極殿內底看海墘營的滄桑。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48期

大觀園:詩歌精選:現代詩 

秋雨

張翠苓

秋雨綿綿
有時粗
有時幼
雨水落佇砛簷慢慢仔滴
滴佇厝頂的雨聲
親像阿爸年老時
行向性命尾站的跤步聲;堅定、有力、無驚惶!

秋雨
有時大
有時細
雨水落佇砛簷慢慢仔滴
滴佇厝頂的雨聲
親像阿母少年時
為我走傱的跤步聲;無閒、操勞、無怨命!

秋夜的雨
有聲、無影
想起阿爸佮阿娘
我敢有才調像in
一世人無怨命
行到性命的尾站
袂驚惶?!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41期

大觀園:詩歌精選:囡仔詩 

阿弟仔

謝金色

阿弟仔 阿弟仔
緊學坐
阿媽共你買瓜笠

阿弟仔 阿弟仔
緊學爬
阿媽共你買新鞋

阿弟仔 阿弟仔
學行路
阿媽𤆬你揣阿姑

阿弟仔 阿弟仔
食果子
阿媽共你買荔枝

阿弟仔 阿弟仔
緊食飯
阿媽共你煮排骨湯

阿弟仔 阿弟仔
緊來睏
阿媽共你點蠓仔薰

阿弟仔 阿弟仔
緊來睏
你是阿媽的金孫

 

 作者提供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34期

大觀園:詩歌精選:現代詩 

種子

吳柏宏

有一工會離枝

風來輕輕仔飛

欲跋落啥所在

家己嘛毋知

干焦知影

歸宿

一定是土地

 

跋落佗位

就佇佗位發穎開花

自然生

阮認命無怨慼

 

毋知當時

雨會來

風會吹

 

若有淡薄仔日頭光

就有法度活落去

 

莫看阮無目

野生罔野生

細罔細

阮無遺憾

 

傳湠滿四界

韌命若天地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25期

大觀園:散文隨筆 

佈稻仔真趣味

洪素琴

         頂學期,學校早就拍算好佈田的日子,決定佇開學的隔轉工。
        俗語講:冬節佇月頭,欲寒佇年兜。過年了後,天公伯仔猶原毋肯予人好過日,幾个寒天寒甲強欲結冰矣,毋知影開學會較燒熱無?
        會記得開學彼日是烏陰天,規工攏咧落雨,天氣本來就誠寒矣!隔轉工欲去田裡佈稻仔,若閣拄著落雨,佈田的時一定會舞甲規身軀澹糊糊,逐家攏憂頭結面,實在足煩惱的。好佳哉這工的天氣干焦烏陰爾爾,連雨霎仔都無。毋過,氣溫猶是真低,予人寒甲咇咇掣。
        農會倩來共阮教佈田的專家,其實佮我的阿爸仝款是一个作田人,伊共秧仔提佇手裡,沓沓仔解說種秧仔的撇步,阮斟酌聽,才知影欲作田嘛有遮爾濟步數。講拄煞,阮就共瓜笠仔戴佇頭殼頂,面巾袚佇頷頸,拖仔鞋穿咧,綴佇老師的後壁面就出發矣!
       行到田邊,看著秧仔囥佇田邊排齊齊,若親像咧等待阮共in佈落去田底。校長tshua7阮這陣囡仔先拜田頭土地公,請伊保庇阮種的稻仔大收成,紲落來阮共褲跤佮手䘼撆--起來,褪赤跤,秧仔提咧, 就開始落田種作--矣!

 
     

          我原本嘛真驚冷矣,毋過想著阿爸捌共我講過「行到田中央,毋驚田水冷霜霜」,我就提出勇氣,忍著寒冷,共我彼支寶貝仔跤伸落田,有的小朋友跤手真扭掠,一目目聶仔就佈幾若欉秧仔--矣!有的較幼秀的猶徛佇田岸,猶閣咧想講會使莫落去無?連鞭這爿吱(ki),連鞭彼爿叫,規的田--裡鬧熱滾滾,袂輸菜市仔咧!
        逐家尻川頭攑懸懸,有踏進前的,嘛有倒退攄的,攏真拚勢,我看著『小胖』誠骨力,毋管別人咧創啥,一个人頭犁犁咧佈稻仔,親像有三兩步七仔,袂輸予庄跤的作田人。有人跤徛無穩,無張持倒摔向,跋甲衫仔褲ko7甲垃圾垃圾;有人佈一欉踏一欉,共秧仔踏死了了;閣有一寡人「有樣看樣,無樣家己想」規氣共漉糊糜搣起來相kop,敢若佇運動埕咧拍球仝款,tshit迌甲足歡喜的,這種感覺是遐的徛佇田邊的記者無法度體會的。
        真濟記者共阮錄影佮翕相,有一个記者訪問著我,問我感覺按怎,我共伊講:天氣冷吱吱,田水嘛冷甲迵筋骨,毋過第一擺種田實在誠好耍、誠趣味!
      拄好佇田底抐(la7)甲當樂暢的時陣,老師喝逐家集合,阮才寬寬仔對田--裡足百--起來,坐落去溝仔墘,共阮的跤手伸落去水溝仔洗洗咧、鑢予清氣,洗煞就行田岸路仔轉去教室,有的人佇田底耍無夠,沿路行沿路耍,閣愛耍來鬥。
        干焦佇田底點外鐘久仔,我就活欲忝死,毋但真喙焦,腹肚嘛早就枵甲大腸告小腸矣!校長佮主任閣真體貼「作穡人」的艱苦,點心擔早就攢好勢矣!我的喙瀾嘛早就流出來矣!冬瓜茶好啉閣好落喉,油飯芳貢貢,逐家食甲喙笑目笑,歡頭喜面。毋知是濟人好食物,抑是傷枵矣,點心真緊無半屑(sut)矣!
        雖然作田無快活,工課嘛真濟,毋過,若會當食著家己種出來的米,心肝頭定著會有另外一種無仝的快樂。後擺若猶有這款活動,我一定欲傱(tsong5)第一个報名參加。

 

*全文刊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66期

頁數:  1 2 3 4 5 6 7 8 9 10
意見反應信箱:service@king-an.com.tw
Copyright © 2012 真平企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